切记这是魔法师木木木木木

啊!ALL铁!

求大家不要撕了qwq

牵手

首先
祝贺建群一周年快乐
我爱死这个群和群里的小天使了!
嗯,写的是群特产:邪教·贾银
(为了方便发刀,所以把复联和叉男安置在一起了)
(跨越版权的爱恋)
不吃邪教的不要点开
-----------------
“姐姐!你怎么才打来电话啊!我快迟到了!”Pietro接起姐姐Wanda的电话时,距离上课还有20分钟。
“啊啊,抱歉Peter,Umm……你动作也快,所以我就晚点打电话给你啦,希望你能多躺一会儿……”Wanda这时候正在复仇者大厦里喝着Vision热的牛奶,“Ummm真是抱歉Peter……”
“没事没事,姐姐,我已经解决一切了,我出发咯!”
“唔,OK,祝你好运!拜拜”
“拜!”

此时,Pietro正在路上飞奔,他盯着那栋高高的复仇者大厦看的出神。
姐姐就住在那里,周末就去姐姐那玩吧。
Pietro想着,突然就撞上了一个人。
唔,遭了,撞到人了,还有……甜甜圈……

“抱歉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,先生!”Pietro低头伸手去捡散落一地的甜甜圈,“真的非常抱歉……”
“没有关系,您没事就好。”
英国的绅士?声音很好听。
哒,两只手轻轻的触碰在一起。
皮肤很滑,手凉凉的……
“额,抱歉……”
“没关系。”
Pietro抬头看去:
蓝色的眼睛,好通透……皮肤好像很滑……五官也很精致……就是,没有眉毛……

“先生,那个甜甜圈我可以在买一份给你……”Pietro说,“嗯……我是Pietro,Pietro Maximoff。”
“JARVIS。”JARVIS笑了笑,把掉在地上的那盒甜甜圈扔进垃圾桶,“没关系,不用赔的,谢谢您的好意,Mr.Maximoff。”
“嗯……”

Pietro才没有忘记上学快要迟到的事,只是那位先生太迷人了,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。

“噗嗤。”Scott靠在墙上,看着靠墙站的Pietro,“Pietro,你的特长就是跑得快,居然也会迟到。”
“路上出现了一些意外……”Pietro说,“你也别太高兴,你也是迟到的人。”
“……哼。”

骨节分明的手,富有磁性的声音,通透的眼蓝色眼睛……

“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……”Pietro。
“……???!!!”Scott。

-----------
“姐姐,我来了!”
Wanda回头看:“Peter?哦,跑的真快。”Wanda把头转回来,看一个银毛少年坐在她的旁边。
“嗯哼,谁放你进来的?”Wanda问,递给他一个蔓越莓甜甜圈。
“嗯哼……没人拦着我啊,我自己就进来了。”Pietro回答。
“不对啊……”Wanda说。

“是我放他进来的。”
“嗯?JARVIS。午好。”Wanda对JARVIS笑了笑,“你怎么会放他进来,你怎么知道他是我弟弟?”
“我们在路上遇见过。”
“呃,真是抱歉,先生,上次……”Pietro说。
“没有关系,请不要在意Mr.Maximoff。”
“啊,原来你们早就认识了!”

接着,每个星期Pietro都会来复仇者大厦看望姐姐,还有JARVIS。
JARVIS也是十分欢迎的,每次Pietro来大楼,JARVIS都会去买一大堆的甜品,甜甜圈,twinkies。Tony也有理由可以多吃几个甜甜圈,队长也总是会说:“JARVIS,Tony又在偷吃甜甜圈了,下次不要买这么多了。”
“好的。”JARVIS笑着,把这一大堆甜品推到客人那边,还很贴心的取出twinkies,放在Pietro面前:“我知道你喜欢这个,多买了一点。”
“Sir,不要用一点怨恨的眼神看着我,您的摄入的糖分严重超标了,请为了您完美的身材考虑。”
“JAR,你跟老冰棍学坏了,也开始管我了……你绝对是跟老冰棍一队的!”

这个星期依旧,Pietro早就完成了作业,蹦哒蹦哒的跑到大楼去。

“早安,Mr.Maximoff。”JARVIS彬彬有礼的道了早安。
“嘻嘻,早,JARVIS。”Pietro说,“姐姐在哪?”
“Miss Maximoff在会客室。”
“谢谢你!”
“您今天好像格外高兴。”
“是吗?好吧,是的!”Pietro飞快的跑走,去找Wanda。

“啊,姐姐,在看电视呢!”Pietro跳着坐在沙发上。
“嗯哼,怎么了,Peter?你今天看起来很开心。”Wanda问。
“啊!有这么明显吗?好吧,因为见到了喜欢的人……真的太开心了!”
“谁呀?可以告诉我吗?你今天是打算……告白吗……”
“JARVIS!我真的,好喜欢他!”Pietro刚刚说完,就冲去工作室。
“什么?,弟弟,可是JARVIS……是……”Wanda,“人工智能……”

他,没有感情。

“姐姐?刚刚说什么……”Pietro听到了Wanda的话,但是他已经跑到工作室了。

“早安Mr.Maximoff。”JARVIS是声音响起,并为Pietro打开玻璃门。
“哇哦,JARVIS……这……”Pietro看着眼前的这个光球,“你之前还是一个人的……呃,不,抱歉……”
“没有关系,Mr.Maximoff。”

……一阵沉默……

“Hey,JARVIS,我喜欢你,当我男朋友吧!”
“我也非常喜欢您,但是正如你所见,我是一个人工智能……很抱歉,Mr.Maxmioff。”
“我不会在意的!JARVIS!真的!我真的很喜欢你!我一定会成为超棒的另一半!我……”
“好的,Pietro。”
“真的?哇哦!等等,你刚刚好像不在叫我Mr.Maxmioff。”
“对待恋人,应该用亲密的称呼 Pietro。”

Pietro轻轻的把手扶在JARVIS光球的一边:“牵手……可以吗?”
光慢慢消失,又慢慢出现一个人形。JARVIS向Pietro伸出手,Pietro轻轻的把手搭在金光上。

-----------
“恶人多作怪!”Natasha迅速的把枪组装好,向Bucky扔去,“动嘴得快点了。”Steve拖着半梦半醒的Tony:“Tony,改办事了。”
“FUCK!”Tony揉揉眼睛,“啧,非要挑这个时候来干坏事!JAR,Mark。”
“Wanada,疏散市民的任务就交给你和Vision了,疏散好后再来集合。”Steve拿起盾牌说。
“好的。”Wanda和Vision飞出大厦。

“速战速决!”

Wanda熟练的操纵着红魔法,Vision保护市民和Wanda的安全。
“姐姐?你怎么在街上?怎么了?”Pietro套着一件卫衣,出现在Wanda面前。
“啊,天啊!Pietro你吓到我了!”Wanda依旧操纵着魔法,“Pietro快和大家躲好,不要受伤了……”
“嗯?又有作恶的人,我也可以帮忙的,姐姐!”Pietro冲向活力集中的地方去了。

“JAR,怎么样,有实体又有战甲的感觉如何?”Tony在空中飞来飞去,又俯冲下去扫射敌人。
“Sir,非常感谢您,但是我还是要提醒您,您这么快俯冲下去,是十分危险的!”
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你还不是照样帮我减速了?”
“Tony!小心你自己,JARVIS提醒的没错……”Steve话还没有讲完,就听见Wanda的尖叫:“谁去阻拦一下Pietro!他向你们这里来了!”Wanda准是炸毛了。
“Pietro?那个动作迅速的男孩?交给JAR了。Daddy懂你。”Tony语气轻快,顺便飞到Steve身边。
“劳驾了,Cap。”JARVIS说完,就飞去寻找那个银色的身影。

“Pietro。”JARVIS有点愠怒,“你怎么跑到这里了!”
“我也可以帮忙的!我的速度很快,子弹什么的根本就跟不上我的速度,没关系的!我会保护好自己的!真的!”Pietro解释。
“好吧,请你一定要小心了,我计算了一下,这次的战斗会持续的很久。”

黑夜掩盖了很多,蒙蔽了大家的双眼,藏起了复仇者的警觉,吞噬了敌人慢慢摸索到复联总部的痕迹。
大楼的夜晚静悄悄的,只有几个人小声细语和脚压地板的声音。

JARVIS觉得自己的CPU过热了,他大概是好久没有一次性处理这么多数据了。

“JAR,把敌人重武器分布图模拟出来。”
“有人吗?这里需要支援!”
“JARVIS,这里有人受伤!”
“有人来吗?这里有几个敌人带着微笑武器!”
“JAR!”
“Pietro!”
……

JARVIS必须快速且有序的处理掉这些数据,又要留意战场上每个人的情况,以便更好的支援,以及敌人的数量,分布,武器。
还有那个银色的身影,需要格外留意……
事件有先后顺序,保护好先生,保护好Pietro,保护好大家……自己安全的事,就开始一推再推,接着开始变得不重要了。

“只有破坏了这个AI,战斗应该会轻松点吧。”

“SHIT!为什么敌人数量不减!怎么回事!”Tony狠狠的骂了一句,突然耳边传来刺耳的警报声,“怎么回事?JAR!快回总部!你的核心主键正在被破坏!”
“好的,Sir。”JARVIS脱下战甲,控制战甲以最快的速度飞回去。
“JAR,你怎么不注意自己?”
“抱歉,Sir,要处理的数据太多了。”JARVIS在战场上飞快的奔跑着,他早就已经计算过了,及时战甲用最快的速度回到总部,主机还是会坏掉,数据会消失。JARVIS比谁都清楚,这代表着什么。

“Pietro!”JARVIS对这耳麦呐喊着。
“JARVIS?”Pietro回头,迅速用他最快的速度冲过去。

“等等我,JARVIS 等等!”
看到他了!JARVIS!离他越来越近了!快了!就快了!

JARVIS向那个银色的身影伸手。

复联总部里,敌人露出最威胁最黑暗的笑容:“再见!”
一声重击。

Pietro伸出手。
就差一点点了。

JARVIS浅蓝色的眼睛瞬间失去光芒,每一个动作突然的被定格在那一瞬间。

Pietro触碰到指尖,握住那只没有温度的手。

“我跑的过时间,却跑不过你消逝的速度。”

END
-----------
我的天 吃安利吗?邪教可邪了!
顺便安利一首轻电音Zagan
【其实Zagan是一个魔神的名字 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好的魔神(有点可爱ớ ₃ờ)】

【盾铁】情人节

【盾铁 冬寡 幻红】
(如果不喜欢可以点返回哦www)
啊哈!
时差真是拖稿的好东西(并不)
柏林时间,今天才是情人节
所以情人节贺文拖了一天【hhh】
然后就开始疯狂更
车上码 吃饭码 走路码……
反正……还是在情人节结束之前码完了qwq
感谢和我同路一直逼更的Echo妹子w
好了
开始www
-----
“Sir,今天是情人节,需要为您准备礼物吗?”优雅的英伦腔响起。
“准备礼物?给老冰棍?”Tony用手摸了摸脸,继续工作。
“是的,Sir。”
“情人节情人节……准备什么呢?巧克力?”Tony放下扳手,依靠在桌子上,托腮。
“巧克力……其实我并不推荐,Boss。”Friday冒出来,提了个意见。
“是的,的确,巧克力太普通了……和玫瑰……鲜花一样,几乎人人都是这样……你们觉得我送什么比较好?老冰棍又会接受?”Tony打开光屏,调出资料,分析上一次战斗的数据进行分析,Tony总是这样,一刻也不会闲着。
“So……Boss,您为了工作,把调礼物的事情推卸给我们了是吗?”Friday问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Mute……”知道真相就不要说出来……
“Sir,我认为,送给您的挚爱,礼物应该由您来挑选。”Jarvis提议,并默默解除Friday的Mute状态。
“……老冰棍……啧……感觉送什么都不合适呢……”Tony关上光屏,摸了摸下巴,“你有什么好意见吗?Jar?Friday?”
“您认为最满意的,就是好的,Boss。”Friday马上回答。
“这不是和没回答一样吗?!”Tony摸摸额头,“我需要一个建议,甜心,我不知道这个问题该问谁……Daddy只能求助于你们,我的甜心。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不要装作被静音了!”
“这点小事都不帮忙!”
“现在的AI啊……”

您认为最满意的,就是好的。

最满意的……我认为的……是什么呢?

夜幕降临,大厦变得格外冷清。
大厦里的几对情侣都跑到大街上,各秀各的。
甜蜜的小情侣Wanda搂着Vision,坐在落地窗边的座位。
“今天想吃什么?”
“我想喝你做的萝卜胡汤……为什么要出来吃啊……”
“偶尔出来吃一餐也好。”
“回去我们做曲奇吧!”
“嗯,好,多加巧克力吧。”

“对不起……那次用力的掐着你。”Bucky垂下眼睑。
“控制,我知道,你被控制了。没关系,这不用道歉。而且现在一切都回复正常了,不是吗?”Natasha回头,微笑。
“嗯……”
“还有,记住,只有我能控制你!”
Natasha坐在草地上,把一袋李子饼递给Bucky。

温暖的灯光下,将屋子点缀的格外温馨。
“爸爸!”
“回来了?”
“爸爸,我做了很多小甜饼”
卸下一身疲惫。
“情人节快乐!亲爱的。”Clint从身后拿出一束玫瑰花。
“谢谢!”
缠绵一吻。

老冰棍!可恶!这种时候出任务!犯罪分子都是单身狗吗?真是的!
Tony在大厦里来回踱步。
礼物礼物……准备什么啊!
我最满意的……是什么啊!

深夜。
Vision给Wanda一个晚安吻。
“明天见,Wanda。”
“明天见,曲奇很好吃……”
“谢谢。”

Natasha和Bucky很早就躺在床上,看老电影。
“黑白的。”Natasha。
“嗯。”Bucky。
“年代久远。”
“嗯。”
“你好像不太爱说话。”
“嗯……”

“晚安,宝贝儿。”
“晚安,爸爸,妈妈。”
“晚安。”
静谧的月色,将甜蜜的一天结束。

“晚上好,Cap。”Jarvis。
“晚上好,Cap。”Friday。
“晚上好。Tony呢?”Steve问。
“浴室里的热水已经准备好了。”Jarvis。
“……好的……”

水汽蒸腾。Steve披着浴袍,走向卧室。
唔,一丝玫瑰花的味道。
今天是……情人节……

推开卧室的门,浓郁的玫瑰花香扑面而来。
原来是卧室里玫瑰花的味道。

没有开灯。
昏暗烛光照应着丛丛簇簇的玫瑰。

“呃……晚上好……老冰棍……情人节……情人节快乐……”声音犹犹豫豫,从床上发出来。
Steve走上前:“Tony?”
丝带交错,一个礼物。
“……”
“Steve?不喜欢吗?”Tony被丝带绑住,开始扭着身体,但是没有什么用。
“不……Tony……喜欢……我很喜欢……”Steve 向前走去。
“S……Steve?”
“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……谁告诉你的……”
“?Friday说,我最满意的,就是最好的……”
“你最满意的……是你自己对吧……”
“……可以这么说……”
“那我拆礼物了……”
“诶诶?我的礼物呢……等等……唔……”
“礼物……当然是这个……只属于我的礼物。”

Friday,Jarvis上等的和助攻。
-----
谢谢小天使看到这里w
本来想开车的
但是太困了
发完文就要睡了= =
嗯…情人节快乐
谢谢小天使们w

【冬铁】墓园(联文上半部分)

联文~墓园上
“前世今生”的第一部分~

RS卿清:

女士们,先生们。我真的弧了半年,现在回来等着被砸鸡蛋bushi。
这也是我第一次联文,联的可爽了。大概有部分人也许在昨天已经看到了盾铁的那一部分,这篇,以及下半部分,@森林木×5 (在她那里)是联文的另一部分。
冬铁是前世,盾铁是今生,所以,设定是这样的。
由于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故事,历史上可能并不真实、科学、可靠,假如有懂的小伙伴,欢迎和我提出,我会改的。
我废话好多…那么,接下来放文。

糖,ooc可能,有一点和盾铁联动的刀。想要惊喜的小伙伴,请看@云岫 盾铁的最后几段。

最后@一只卓子 我们亲爱的组织者,假如客官们喜欢我们的联文,请去夸她,这样我们才能产更多。





正文:


【1842年】 “呀,Stark太太。早上好。” “你也早,Barnes夫人。”这位娴雅的夫人站在街边,装潢考究的马车候在道口,“这么早,您去市场?” “诶,您今天在公司?我丈夫的同事打了一只野鸡,晚些给您带一点儿,给小Tony补补身子。” “真是多谢Barnes夫人照料了,实在不好意思,总让他待在您家里,烦着Bucky了。” 黑发女子笑了一下,“哪里哪里,我看他们小伙子,玩得挺开心的呢。”她提了提包,“我不耽误您的时间了,我也得赶早。您慢走。”她挥挥手,笑的温柔。 马车呼啸着奔走,女人回头唤了一声自己的孩子:“Bucky,带着Tony弟弟去玩吧。” “Tony,来这里!”七岁的男孩身后跟着另一个男生,他们快活地在马车群中穿梭着,嬉笑。 “小心啊——————”女人喊着。 男孩沿着街跑着,焦糖色发色和男孩缀在黑发男孩的身后,渐渐有些跟不上了。一颗小石子,绊在后面那个男孩的脚边,他磕在石板街上,裸露的额头肉粉色,流出了鲜红的血,滴在青灰色的石板上。他疼,趴在地上不起来,想哭,但父亲从小严格的教育让他把眼眶里盐水捅进心里。 “Tony?Tony。Tony!”前头的男孩子听不到身后动静,转身急急忙忙跑到他身边。他摇晃着他的身体,附在他身侧,“Tony,你还好吗?Tony!” 男孩摇了摇头,捂着头站起来,沉默无言,大概是害怕泪水喷涌而出? Bucky紧张着看着他,看着他平安无事地站起来。他忽然一拳打在他的胸上,轻柔地。 他生气地说:“Tony,你要是出事了,我也不活了!” Tony抬头,带着疑惑和安心地看着好朋友。 【1848年】 “Tony,走吧,去学校了!”Bucky在他邻居Stark家门口站着,伸长着脖子望着Tony的身影。Maria Stark走过来,摸了摸13岁的、有了大哥哥样子的Bucky的头。 “谢谢你照顾你不省事的弟弟,Bucky。” “不用,Stark太太,Tony很乖。” 女人笑着拍拍他,提包走出去,上了马车。 “两个人中午吃得好一点啊。” Tony被管家贾维斯收拾得一身小少爷的装束,气宇不凡地走出房门,见到Bucky,他笑了一下,有些像苦笑:“妈妈,是不是又说我是不省心的孩子了?” Bucky抿着嘴巴,看着Tony,“别担心,Tony。你很省心,你很棒。”他从管家手里接过他的书包,送上了马车。 下雨了。 他们挤在混着雨味儿、人口中呼出的气体的味道和汗臭味中间,Tony觉得他浑身难受。Bucky揉揉他湿漉漉的头发,脱下自己的外套。 “穿着吧,我是哥哥。哥哥要照顾弟弟。”Bucky好像很潇洒地把衣服递给发抖着的Tony,但他好像也很冷。 Tony看着Bucky,那有担当的“哥哥”冷的缩着身子。他挤挤,挨得他近了些。两人对视笑着,这个教室的气氛多了一点点除了人体味儿和汗臭味儿之外的,奇妙的馨香。 【1854年】 “Bucky!dongdongdong…”红色的铁门外面站着一个大男孩,是焦糖色的头发,细雨中有些凌乱。“Bucky!Bucky…”他在拼命地锤着门,嘴里喊着Bucky的名字。他的声音呜咽,时而响亮,时而像是被剪断一样,支离破碎的。 嘎吱的一声,铁门打开了。一个温柔的女人的手,抚摸着他的头发,牵着他进了屋。 “节哀,可怜的小Tony。”女人把他送到壁炉旁边,搂在怀里。Tony一直在哭,13年来,第一次。 “我们听说了,Tony,我们听说了那场事故。”Bucky走过来,他的眼里是悲伤和担忧,“我们,我和妈妈,我们一直会陪着你的。” “是的,我们一直在。”Barnes夫人走进厨房,烤土豆。 “其实,没什么,不是吗?”抹去了眼泪的Tony抬起头,眼里闪亮亮的,是泪花。他抬起头,带着不屑和自负的语气,“反正,两位老人从没有对我有多好不是吗?他从来没有关心过我的生活,她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哪怕半句夸奖的话!”他剧烈地颤抖起来,两肩不受控制地振动。 “Tony…别这样,别这样…”Bucky把自己的双手按在他的肩上,轻轻地按,又重重地按,轻轻地揉。 Tony安静了一点,靠在椅子上,好像显得很渺小。 “Tony,我们会帮你的,好吗?我们会帮你的。你过来,和我们一起住,好吗?”Bucky拍拍他的背。 焦糖色的头点了点。 9月17日,Howard Stark和Maria Stark在一场意外中去世,其子17岁的Tony Stark继承Stark公司,成为年轻的负责人。 9月30日,Barnes夫人收养Tony Stark,成为其名喻上的母亲。Tony Stark离开学校,进入公司。 12月24日,在平安夜的这一天,Barnes夫人因急症去世。后来,人们总能看到一个黑发的阳光的少年,在这块红色的大铁门前,进进出出。 【1856年】 【Tony和Bucky成为了合住的室友】 “别忘记关窗户,Tony。” “中午吃的好一点,Tony。” “别喝酒了,对肝脏很不好,Tony。” … “明白了,明白了,亲爱的Bucky哥哥。”Tony穿得西装笔挺,管家贾维斯依旧住在他的附近,住在Stark家的房子里。他关上Barnes家的门,登上了马车。 他的生活过得风风光光起来。 Bucky还是原来的那样子,认认真真上着大学的课,在一个小店里当当普通的店员。他的家境平凡而普通,但他从来不会因为和“年轻有为的企业家”是从小的兄弟,而为自己得点好处。 但他任劳任怨地照顾着这位聪明但不懂生活的孩子,为他母亲的遗愿和…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。 他似乎开始格外担心着Tony在外的安危,开始对他随便找女孩的行为不满。 “Tony…你上个月的女朋友呢?我看她还不错啊。” “哦,艾米丽么?不,我早就不喜欢那小女生了,太单纯。” “嘿,Tony弟弟,你哥我单身了20年了,你就这么刺激我?你才成年半年都不到!”Bucky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儿。 “你可以追她,Bucky。”Tony懒洋洋地摊在沙发上,“我想…贾维斯那里,可能还会有一个地址。”他挑挑眉看着Bucky。 Bucky觉得心里极不舒服,好像什么堵住了。 “Please…” “什么?” “没事。” 才没有没事,Tony,你这个小混蛋。 Tony又晚归了,他和两个姑娘去了酒廊。下雪了,Bucky知道他没有带伞。他去追他了。 Tony坐在酒廊里,女孩子们簇拥在他身边。这是他新认识的两个女生。他有些不安。 他很不安。一杯一杯的酒液流进嗓子,他并不觉得喜悦或是享乐。他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。 直到他看到了门外的雪天,雪天里黑发的少年,少年手中的伞,和他头上的落满的雪。 Tony心里不是滋味儿,他有些惶恐地坐着,捏着手中的酒杯。女士们没有察觉出他的心不在焉,依然往他身上靠着,贴着。 Bucky也看到了他,颓废地坐着,身边的女士都很美丽,但自己家里那个小少爷似乎并不在乎这些美丽的人儿。 “真是太浪费了,”他想。 他胸腔里有一股冲动,推门进去,“Tony,你又没有回家吗?” Bucky走到他的身边,无视了女士们对他并不友善的眼神:“我们回去吧,Tony。下雪了。” 然后他低下头,亲了亲Tony的额头,就在他儿时摔破的地方。 他又无视了女孩儿们惊讶的眼神,拉起他的手腕,站起来,绕过欢愉的人群,走出房门。他撑开伞,走入雪中。Tony的眼神朦胧,心里也是,蒙着薄雾。 “嘿…亲爱的Bucky哥哥。”Tony拉住了他,在红铁门前,“你那个…那个…” “那个吻吗?”Bucky笑着看他,“请你收好了,Tony。”他用很轻的声音说着,“那是我的礼物,Tony。” 月色下,微醺的男孩和比他高一头的黑发男孩拥抱着。 次日,他们牵着手,走在街上。Tony捧着花店刚买的花,三束鲜红的玫瑰,染了爱一样的。 田野和森林之间,是他们的目的地。那一片墓园,白色的围墙,石碑排列地整齐。 两块同样大的石碑,靠在一起。上面写着: Howard Stark &Maria Stark 1854年9月辞世 在两块墓碑的旁边,是Tony用重金请的匠人制作的另一块儿墓碑,朴素,却显得比旁边华丽的两块漂亮———充满…爱的气息。 那是巴恩斯太太。 “妈,我们在一起了。我和Tony,”Bucky的眼泪在眼眶里,但他幸福地笑着,“我现在,可以更好地照顾他了。安睡吧…” Tony把花放在自己父母的碑前,一言不发。 Bucky走过去,缆住他的肩膀。他把手搭在他的手上。十指相扣。 “Bucky…”他哑着嗓子,“I wish…” “I know.” Tony拉着Bucky,走出了墓园。 我希望,我不会再在这里,送另一个我爱的人远行。 我知道,我们都会好好的。都会的。 一百多年后的Tony,若是有前世的记忆,若是他还记得这个时刻。他会因此落泪么?也许,那时候,这里的一切,都是一场该死的梦。 但他无需知道,也许眼下,他只需要好好的和他亲爱的巴恩斯先生,度过这一生。 无论波澜与否,他们有爱,这就够了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里是RS卿清,第一次写冬铁,假如不介意,请留下评论和红心吧,那是我们文手的动力,相信太太们都懂。

墓园【冬铁】

啊!

森林回来了

在寒假的某个晚上,卓子 @一只卓子 这个坏人提议写联文,然后我这个懒癌又犯了的魔法师就真的去开脑洞了。

先感谢一下这个催更的小伙伴 @RS卿清 ~在卿清小伙伴的帮助下,终于完成啦~ mua! (*╯3╰)

【卓子居然在我陪女神的时候催更 屈服于淫威之下 还是更了(,,• ₃ •,,)还是表示感谢~】

还有  @云岫 ~帮我理清思路,指导之类的!(。・ω・。)ノ♡

第一次联文,有什么不足多指教~

嘛~这个联文是“前世今生”,“前世”冬铁,上半部分的在这:http://warning-ed.lofter.com/post/1e32cf31_e0d1533我是后半部分。

接着就是“今生”的盾铁~上半部分:http://yuluoximo.lofter.com/post/1dd1ce0f_e09c775,下半部分:http://janetj2.lofter.com/post/1e387c7f_e09e625#

啊!不知不觉唠嗑这么多了!OOC我的锅

食用愉快~

开始


1861年,南方和北方沿着两条不同的道路发展,两种经济不可协调,南北战争,也就是美国内战爆发。
-----

“少爷,Mr. Barnes已近在公司楼下了 ”Jarvis通知道。Jarvis,就是Tony家那个好管家,公司的很多订单,文件,事务,Tony几乎都是在Jarvis的帮助下完成的。不得不说,Jarvis不仅仅是一个好管家,还是一个得力的助手,在他的帮助下很大的提高了Tony的工作效率。
“Bucky?叫他上来吧。”Tony坐在椅子上,看着窗外的余晖,轻快的转了一圈,处理好事务就是轻松。
“Hi,Tony,今天过得怎么样?” Bucky推开门,冲Tony笑笑,“有Jarvis的帮助,工作应该很轻松吧!”走向前,看着座椅上的那个小个子男人。
“Jar的确是一个好助手,但我可没因此偷懒,那些重要的文件还是我要去看看的!”Tony撇撇嘴,又笑起来,“下班时间,我们回去吧,今天的夕阳很好……有点像之前那次一一整个天空大致是灰白色的,然后是粉红,橘色……变浅……变浅……消失在天际线处……”Tony望着窗外,看到出神。 Barnes也往窗外看……透过薄薄的一层纱窗,透过通透的玻璃窗户一一无边的灰色,白色……延伸出去……粉红……橘色……浅下来……消失……真像那个傍晚……

那个傍晚:这对小情侣漫步在大街上,穿过小巷,钻出公园,绕过商店。
“Bucky!夕阳!”Tony手指了指天空,拉了拉Bucky的衣袖
“嗯……真好看。”Bucky顺着Tony手指的方向望去,回头看这Tony,夕阳的所剩的光芒洒在他的脸上,漂亮的大眼睛里倒映着斑斓的晚霞,手默默拉紧,生怕边上的人随时逃掉,转瞬即逝,自己又抓不住。
“你在看我?”Tony突然回头,笑嘻嘻的望着Bucky。
“呃……Well……没……”猝防不及的回头,Tony的眼神与Bucky对视,Bucky语无伦次。
“得了吧!我知道你在看我!不然,手上的力度为什么会加大?”Tony又笑了,手上的力度也加大了,另一只手扶住Bucky的肩膀,踮起脚尖,在对方的嘴唇上轻轻一吻。
黄昏下,两人的影子被无限拉长……

“回去吃什么啊……”Tony拉着Barnes的手晃着,脚步轻快,仿佛随时都会跳起来。
“你想吃什么?” Bucky问,拉紧了手,就像拽气球,怕Tony飞走。
“我?都可以……只要蔬菜少点……披萨怎么样?嗯?”
“好……”
黄昏将影子拉长。

 

“Tony,我有件事要告诉你。” Bucky坐在餐桌前,看着对面吃着披萨的Tony。
“嗯哼?”Tony咀嚼着披萨,发出两声,看看披萨,“你不吃吗?做的很好吃……”
“……我去参军了。” Bucky回答。
“唔……唔……参军?”Tony囫囵的吞下披萨,“你去参军了?”
“嗯……你的生活起居我不担心,Jarvis是个好管家,肯定会安排好的……” Bucky话还未讲完,Tony就打断了,“为什么?为什么参军……”
“内战了……而且你有你的工作,我想……呃……我也需要工作啊……” Bucky一直低头看着盘子。
“可是战争很危险……万一……”Tony皱眉,“我不想一个人!再也不想一个人!再也不……”
“不会的……我怎么会丢下你……” Bucky 慌张的解释道。
“我……真怕出意外……”Tony担忧着。
“你就是我的动力,我才不会去当炮灰的Tony,你一定要等我回来。” Bucky笑着,揉了揉Tony的头。

晚饭后,两人挤在一张沙发上。
“Bucky,那个听起来真危险......”Tony缩在Bucky身上,蹭蹭Bucky的下巴。Bucky揉揉毛茸茸的头发,将手环在Tony身边:“是我去参军,你害怕什么?”
“我?我害怕失去你。”Tony垂下眼,把头靠在Bucky怀里,“真的超怕。”
“我保证,毫发无损的回来,我说话算话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Bucky浅浅的笑了。他怀里的人听见,也笑了:“明明笑起来这么好看,为什么总是板着脸呢......”Tony嘟囔着,睡意蒙上心头。

接下去的几周,接连不断的战争,Tony在公司里办完公务就会去关注军事新闻。
“少爷也开始关注军事新闻了呢。”Jarvis边整理文件,边调侃。
“战争……唉……,我这是担心Bucky……我……”Tony趴在桌上,翻阅最新的消息,“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结束……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……对了!Jar我可以写信!这样就知道他的情况了!而不是干等着!可是我不知道地址……还是等他回来吧……他肯定能回来的……肯定。”

战争和炮火,硝烟弥漫,每天都弥漫着死亡的味道。
天气渐渐转暖,时间过去已久伴侣至今未归,让Tony开始不安了。
“他答应我会回来的……”Tony在最后的一份文件上签完字,终于忍不住喃喃自语。
落日下,只有Tony一个人徘徊在大街上。
晚饭结束后,无所事事,Tony蜷缩在沙发上,对着墙壁发呆。
“少爷, Barnes先生什么时候对你撒谎过?放心吧…… ”Jarvis泡了杯茶给Tony,“要注意身体啊,最近的疾病在肆虐各地的人,我们这条街上的好几家都被感染了……要小心点。”
……

没有炮火的那个晚上,特别安静,每个人都睡得特别安稳,偶尔有几声剧烈的咳嗽声。
Tony翻个,从床上坐起来,披了件外套,蹑手蹑脚的出去了。
推开红色的,生锈的铁门,一个身影飘了出去。
如果给Jarvis发现了,就说是去散散步。
夜晚的道路上只有微弱的,淡淡的路灯的灯光,它将深黑色是天空映衬的格外恐怖。又是重重的咳嗽声。
“死亡的颜色……”Tony抬头喃喃低语,“和Bucky在天台上看星星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。”
寒风刮过,即使现在的转暖的天气,Tony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快步回家。
铁门“咯吱”一声,关上了。

躺在床上,好好休息。
喷嚏声……我感冒了?这么快……还是Bucky想我了?

或许真的是Bucky在想他,某个周末,Tony瘫坐在沙发上,一边看报纸,一边吃着曲奇,门口的大铁门吱呀呀的被推开。
“Jar,有客人来了!”Tony大声说着,又吃了一块曲奇。
“客人?我应该不算吧……”木门被钥匙打开。Tony艰难的回头,惊呼:“Jar!Bucky!是Bucky!Bucky回来了!”说着跳向Bucky。
“Tony……”Bucky赶紧扔下东西接住了他。Tony啃了一口Bucky的嘴唇:“想你了……不过……话说你后面的那个人是谁啊……”低声耳语。
Bucky放下Tony,介绍:“Steve,Steve Rogers。他是我的长官,战场上,他帮助我了很多。 ”Tony笑着伸出手:“ Rogers先生,很高兴认识你。 ”Steve舔舔嘴唇,这就是 Barnes特别在意的人啊。说着,把手套摘下,握了握手:“ Barnes常常在战场上提起你,我也有听说过一些你的事情,嗯……你的公司,很著名。”Tony睁大眼睛:“哦,谢谢……嗯……也谢谢你照顾Bucky。”Steve摇头:“没事。”
“留下来吃饭?”
“不了,我还要回去,有些事要处理。先走了。”
“唔……慢走。”
“嗯,再见。”
“拜。”

 

“你看起来特别高兴。”Bucky说,看着坐在餐桌前的 Tony。
“因为你回来了,平时都只要我和Jar两个人呆在家里。”Tony笑嘻嘻的。
“我在军队里也很想你。”Bucky说。
“我也是,也很想念你……你什么时候走?”Tony问,棕色的眼睛盯着Bucky。
“走?”Bucky犹豫了一下:“下周……战争越来越剧烈……”
“嗯,我知道,我有关注新闻。”Tony垂下眼,开始玩弄叉子,“虽然有点舍不得……但是我会等你!我可以写信,记得回哦……战争结束后……我们搬到一个大一点的地方吧……纽约……”
“好。”Bucky点点头。

夜晚,静谧的深夜里响着几声沉闷的炮鸣,总有几家人会传来剧烈的咳嗽,好像要把肺给咳出来。
“好久没有这么安心了……咳咳……”Tony抱着Bucky。
“你感冒了?” Bucky意识到Tony在咳嗽。
“没吧……刚刚抖被子的时候把灰尘吸进去了吧。”Tony抱紧Bucky。
“真的?” Bucky质问。
“呃……Well……有可能感冒了吧……前几周睡不着就去大街上溜达溜达了……”
“前几周?不去看医生吗?没去?”
“后来好了……就没去……”
“真是的……注意身体Tony。” Bucky搂紧了怀里的小家伙,“快睡吧……”
“嗯……”
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。

 

一周后,Bucky回到军队里。临走之前,Tony叮嘱:“我会写信给你,注意查收,别忘了回信 ”说完紧紧的抱住Bucky,轻轻的亲吻他的嘴唇,“我等你。”

每日的工作。
每日的战斗。
隔几天Tony会寄出信和一些钱。
隔几天Bucky会收到信和一些钱。
Tony也会收到回信,上面写着Barnes寄。
Bucky也会寄信,上面写着Stark收。
Tony的字体永远是那么自信,或是有些……张狂……但是又不会很凌乱,饱含期待。
Bucky的字体永远是那么有力,或许是在战场上待久了,有力的字体里透着一丝温柔。

“咳咳……Jar……把刚刚的那份文件给我看看……”Tony伸出手。
“少爷?你好像……生病了……”Jarvis把文件递给Tony,走上前,摸了摸Tony的额头。
“真是的,只是个咳嗽,怕什么……咳咳……为什么一说到生病,第一反应就是摸额头看看是否发烧……”Tony笑嘻嘻的吐槽,随后又小小的咳嗽了一下。
“我去叫个大夫。”Jarvis放下手,准备出去,被Tony叫住:“叫上面大夫……我最讨厌医生和药了,还有浓郁的酒精味……咳……”Jarvis愣住:“真的不用大夫吗?我去给你买点药。”
“不用不用,去买点咖啡倒是可以”Tony翻阅文件。
“都这样了还喝咖啡……”Jarvis摇摇头,倒了杯水,放在Tony面前。

 

“ Barnes?看什么呢?笑的这么开心? ”Steve问。
“也没什么,Tony的信,收到了。”Bucky脸上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,晃动这干净,雪白的信纸,“上次我问他家附近有什么变化,他告诉我附近开了一家蛋糕店,李子派做得不错。”
哦, Barnes在意的那个小家伙啊……眼睛很好看……棕色的……Steve忍不住想。
“好好休息,争取早点结束这该死的战争,下个月如果军情有所缓和,你可以回家看Tony……嗯……可爱……”Steve建议。
“太棒了!”Bucky将信小心叠好,放在上衣口袋。

天气逐渐升温,初夏,万物生机之时。
Tony好像做了个梦……
低热……Bucky回来了……结束了该死的战争……一切和平……盗汗……Jar给我们做了一顿大餐……我还在捣乱……乏力……我把Bucky的回信取出来……Bucky把我的回信取出来……交换着……头晕……这次去公园里看黄昏……血腥味……打算半夜三更醒来……和Bucky偷偷的溜到大街上……只要Jar不会发现……街上没有一个人……散步…… 咯血……搬到纽约……有一栋大高楼……咳咳……不想了……回信!

“怎么?又收到信了?”Steve笑了。
“对啊,每次都很准时。”Bucky温柔的拆开信封,雪白的信纸上,躺着熟悉的字体:
Hi,Bucky。
公园里的一些花开了,等你回来,还有,上次你问的李子派订做的问题,我帮你问了,老板是个可爱的老太太,李子派可以定做,如果你想订多大就多大,只要你吃得下……
……
别忘了回信,爱你。
“就是一些琐碎家常,我经常问他问题,Tony也总会很认真的回复我……”Bucky放好信,“我回上面呢?注意身体?乖乖的?”
“我看你之前几乎是这么写的……噗嗤……”Steve笑了一下,“对了……你之前不是说要搬去纽约?你可以问问他关于纽约房子之类的问题,当然,这只是一个建议。”
“好建议。”Bucky马上起身动笔写信。去纽约住……真是期待啊。

一个月后,夏季最旺盛的时候,Bucky开始焦虑,心神不宁,恍恍惚惚的。
“怎么?状态不佳啊……关于Tony吧!”Steve找到Bucky,问。
“一个月了,收不到信……是不是出事了……”Bucky思考。
“信丢了?或是Tony太忙了?最近有消息说SI业绩下滑了,公司里事有点多……”
“可是Tony一般都很准时……”
“Stark是个大忙人啊,那么小就接管公司,别瞎担心。”
“……嗯……”

Bucky收到信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。
军营里吵吵闹闹的,自由的时间,聊天打牌。
“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?”
“结束?估计还早。”
“诶,那个SI最近怎么了?”
“怎么了?”
“业绩下滑。”
“听说内部的人员出了点事。好像还是很重要的人。”
“打牌打牌!”
“赌吗?”
……
Bucky收到2封信。Jarvis也写了一封给Bucky:

Barnes先生
最近公司里的事情很多,少爷嘱咐我帮忙寄的信寄晚上,非常抱歉……
……
我们这里一切安好,保重
Jarvis

Jarvis优雅的字体里含有一丝着急。
“Tony那边没事就好……”Bucky自语,拆开Tony的信:

Hey,Bucky!
公司这边一切OK,没什么能难倒无所不能的Stark!等你回来吃派……
Jar又逼我按时睡觉了,可是我很清醒,睡不着……
晚上偷偷的去看星星了,偶尔有几声炮鸣……
我做梦了,梦见你了,你回来了,我们在街上散步,在家里做饭,追逐落日……我的梦里,主角永远是你……
……
永远爱你
Tony

没有去了解纽约的房子吗?大概是太忙了吧。Bucky想,去找纸和笔。
Tony?你那里还好吗?最近军情有所缓和,下个月我回来看你,我回来后,我就可以和你一起,做你想做的事……

又是等待……
月末,军情没有缓和,原本渐渐安宁下来的大地又跌入战争中……
无限的战争中……

“Jar?”Tony的眼睛半睁半闭,好像要睡着了一样。
“在的……少爷……”Jarvis说,温柔的语气里流露出一丝悲伤。
“你的回答总是那么及时……你的语气听起来很悲伤?你也担心他吗?Bucky?”Tony望着窗外,炮火将漆黑的午夜点亮。
“是……是啊……”Jarvis在黑夜中疲惫而又无奈的苦笑了一下。
“我开始想他了……Bucky什么时候回来……明天我要写信给他……写很多很多……”Tony喃喃细语。
“好的少爷,好好休息。你看起来已经很困了。”Jarvis轻拂Tony的脸,“祝好梦”

持续不断的战争,大家好像都麻木了,待在战场上,什么都能玩,什么都能笑,什么都能成为梗……对战争结束的期望也越来越小,每天聊天,打牌,偶尔看看报纸。
“结束了又能怎样,又要找工作呗。”
“依旧是普通的日子。”
“没什么值得期待的。”
“似乎战场更令人兴奋!”
“打打闹闹,开开枪,多有意思!”
“有报纸!”
“怎么?又有新消息了?”
“经济恢复……”
“SI业绩上升。”
“听说那里的大人物出事了。”
“之前一直帮他的人上位了。”
“仅仅只是听说而已!”
“打牌!”
“为什么不呢?”
……吵杂……
Bucky每天都抱有期待,战争快点结束,世界和平,Tony……
接着是回信和收信。

 

Tony
希望战争早点结束,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你,每天的日常都太过平淡了,你那边还好吗?乖乖的听Jarvis的,我会回来的……
……
永远爱你
Bucky

信寄出去后,几周后,Bucky收到了Tony的回信:
Bucky
收到你的信了,真是特别高兴,这说明你还好好的。今天和Jar吃了一些曲奇饼,是的,是公园附近的那家店里的,我和你常去,但是他要关门了……我等你回来,注意身体……
……
Tony

Bucky每次收信都很高兴,因为信封上写着自己所爱的人的名字,信里又是熟悉的字体,和特色的香味,似乎是办公室里沉木的味道。但是Bucky又觉得很奇怪,Tony为什么不回答信里的问题。
相信我,我会回来的。
Bucky在信纸上流畅的写出署名,小心的叠好信纸,放进信封里。
我会回来的!

步入寒秋,万物凋零。
Bucky收到信了,信上的字体依旧熟悉,但信纸开始不太一样了,有一股……淡淡的霉味,失去了沉木的味道了。
信纸有点发黄,信封上也有点棕色的斑点。
被雨水打湿了?
秋日中旬,Bucky给家里回了一封信,他这个月结束会回来。
1963年,9月北军攻克查塔努加,10月初,在Steve的帮助下,Bucky回去了。
回家的路途短暂又漫长。
炮火将附近的稻田,村庄毁得面目全非。还好城市没有什么巨变。

红色的,生锈的铁门,咯吱一声被推开。昏暗的下午,压抑着Bucky的心。
开了锁,推开门,无人在家。
下午,Tony和Jarvis应该在公司里。
到了公司,直奔办公楼,推开木门。
“Tony!”Bucku掩盖不住喜悦,下一秒,他看见Jarvis诧异的抬头,而且Jarvis还坐在原本是Tony的位置上翻阅文件。

 

“Jarvis?Tony呢?”Bucky问。

“少爷生病了,在家休息呢。”Jarvis恭敬的回答,低头整理文件,“回来了,一个大惊喜......”

“别骗我,Jarvis。”Bucky打断Jarvis的话,“Tony不在家!他在哪!”Jarvis没说话,继续整理文件。

气氛凝固起来。

“Barnes先生?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,要不要喝点水,或是去买个李子派?”Jarvis没有抬头。

“Tony去哪了!”Bucky捏紧了手,问。

“那家李子派不错,Tony写的信里应该有提到。”Jarvis起身,倒了杯水给Bucky。

“Tony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 

夕阳欲坠,Jarvis和Bucky一路沉默着。

生锈的门,沉棕色的窗,米驼色的窗帘......一切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。

 

“Barnes先生,我有东西给你。”Jarvis叫Bucky过去,“准确的说,这也不是我的东西。”

熟悉的字体。

是封信,信封上有斑点,信纸已经泛黄发脆,有一股潮味。

 

Hi,Bucky

这里是Tony,对,不知道你能不能收到这封信,我倒是有点不希望你收到。因为,你收到这封信后,嗯......你知道的,这代表什么的。这是唯一一封没有写地址的信。

该放下了,Bucky,毕竟,生活还是要继续的。嗯......我会永远爱着你,这点是毋庸置疑的。

.......

空气凝固,好想有一双无形的巨手掐住Bucky的脖子,疼痛,窒息......

“少爷......春天就得了......肺结核......不去治疗......不愿意去......”Jarvis的话在Bucky的脑海里断断续续的......

 

不到一周,Bucky就回去了。

 

即将入冬。

你的灵魂环绕着我,伴我左右。

你希望我放下,但是我更愿意随你而去。

战场上。

眼睑微敛,仿佛置身于天堂,总是希望与你在一起。

在彼岸等候我吧Tony,不用多久的。

我无法解脱......真的......

 

......

 

什么?

 

“Bucky!走开!快!”

黑色的物体急速坠落。

Bucky没有躲开,张开怀抱,迎接。

等等我,Tony,我来了。


鲜血将黄昏点燃,渲染了整片天空。


END.

安利歌曲时间:Lana Del Rey的Dark Paradise。

码文的时候单曲循坏。


OK 谢谢看到这里~小天使~

【新年联文】King Game游戏联文!

www有我的贾妮刀哦 过完年吃吃刀也是不错的www

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校刊办:

编辑:卓子


新年校刊的第一份礼物WWW,KG游戏的产物【新年大家都玩疯了呢】


有糖有刀有邪教!有文有图有故事!


游戏惩罚:【皮+(圈名)】


Bobby(三木)和Rogue(RS卿清)互相给对方一句话写文章【500字以上】


Syrin(露)画图Peter(卓子)配文【500字以上】


Kitty(错杂)写甜文,Jarvis(森林木)发刀子,Charles(雪儿)写文Pietro(Sophie薰)配图【500字以上】


【我竟然把自己玩进去了(ಥ_ಥ) 】


那么,文来啦~~


(一)


RS卿清:( @RS卿清_长弧半年 )


CP:【绿淘】


(作为邪教主席,我得凑齐所有群特产的小短文是不是——是!)


梗概:快银的king‘s game 小短文,小绿魔x罗刹女,群戏后续,所以,淘气是616,绿魔是涵涵绿,全当AU吧。


正文:


教授的正反人格斗争结束之后,所有被杀害的人全部复活,回到自己的生活中。


在狼人游戏中有过一段故事的Harry和Rogue也是,各自回到自己的世界。


很多年以后,Rogue加入复仇者,在一次复仇者任务中,她在调查中发现奥斯本公司正在进行非法人体实验,决定独自去一探究竟。


 


我把自己又一次装扮成了喜欢墨绿色西装的职场新人,作为复仇者,潜行任务比作为X战警的我要来的方便的多也合理的多。听起来有些悲伤,是的。


奥斯本公司的大厦比不上斯塔克的,但是依旧是我望而却步的高度。这些有钱的人就是不爱安定的生活,总要搞出点事情。他们不知道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是多么幸福。


我想到很多年之前,教授的反面人格设计出来的生死游戏。那个时候,这栋大厦的主任——Harry Osborn似乎还是很不讨人喜欢,就和他们现在作出的、不带人性的人体实验一样。


我推了推脸上的墨镜,走进电梯,捧着文件——在楼下实验员的办公室里偷出来——向实验室走去。幸运的话,我是否可以在这里看到Peter Parker?也许我应该为他道个歉,为很多年前的事情。


这里的走廊很长,两边都是玻璃窗,似乎所有人都能把我看个分明。奇怪,我不应该这么紧张的。


我莫名其妙地开始安慰起了自己,但这似乎没有用。不远处,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,身后跟着一个黑长直的女生,这让我甚至更加紧张了,伸手摸摸自己为了任务染成黑色的那屡顽固的白发,硬着头皮还是走上去。


“先生,实验员XXX让我转告你,第四次实验已经准备完全,等待您的指令。”


 


“好...的,”那人奇怪地看了我一眼,一丝慌神被掩饰在墨镜下。没错,我都在瞎扯。但是,这个小总裁什么时候会亲自关心他们的实验吗?“请继续吧。“


”Lady...你是?“


”哦,我是新来的实习生,幸会奥斯本先生。“


我看见他点了点头,似乎眼神里有怀疑和一些柔软——我该这么形容吗?


“那么,小姐,是否介意我们找一个地方好好聊聊?”他露出了他那副花花公子的嘴脸,实在是让我有些厌恶。然而奇怪的是,这句该死的话似乎还能整出点化学反应。


“啊.....好的,我是说,假如你不介意的话。”我笑了一下,装作是单纯的小女孩的样子,然后看着他向秘书摆了摆手,拉住自己的手环。我的皮肤瞬间紧绷了起来,这是个要命的习惯。


他半牵半搭地把我带到了一个小房间里,似乎是会议室。该死的,天知道我多想一拳打在这个衣冠禽兽身上,就像很多年以前。我有些不自在,斜靠在椅子上,他不说话,我也不说。我们沉默了很久。


“呃......奥斯本先生?假如你没什么事,请让我走吧。”我很不耐烦地看着他走来走去,“我还有点事情.......”


“Anna Marie ,Rogue是你自己取出来的假名,你的养母是Raven,魔形女,你把金刚狼当作叔父。”他很烦躁地说出一大串词汇,这些话让我不知所措,惊慌,”你看,我也会试图了解人,了解我喜欢的女孩子,“


我冷笑着,抬头看到人忽然凑近了,”你在干什么!“


”想把我爱过的女生,这个不负责任地闯进我地盘儿的人吓出去。“


”妄想。我在工作。“


”哦?复仇者有什么事情要研究我们公司吗?还是说——X战警?“


”你的实验。你的实验是人体实验,非法,而且谁知道是不是关押了几个变种人?我的责任可大了。“我直视着他戏谑的眼神,真是个混蛋。


”哦,Come on......你知道我只是个总裁,我不管事。“


”那么,我当作你允许我以官方的形式检查你的实验室了?“


”不,不允许,小美人儿。我得请你离开了。但你只要知道,我不会对你,对变种人干出任何事情的。“


我打开窗户径直飞到窗外,他在后面继续表白自己。我听的有些心烦意乱,


他说:“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,也没有能帮你。我能给你的实在不多,所以我想把这辈子最单纯的敬仰和最亢长的倾慕都给你......"


我飞出去了,飞向复仇者大厦。我想,我还是不要再见到他了。


(二)


三木(  @木木木森⭐


CP:【万火】


概述:能给你的实在不多,所以我想把这辈子最单纯的敬仰和最冗长的倾慕都给你


  MCU向   pyro视角第一人称自述   恶魔岛战役,自设BUG


正文:


我很喜欢身边有火焰的感觉。


我可以控火,但也只能控火。


不能创造火焰是我最大的弱点,所以我从来不会松开我的打火机。   直到先生让它成为了我的一部分。


无论怎么改变,鲨鱼的图案都还是那样。Mystique第一次看见我的打火机时就和我说,那只鲨鱼长得很像年轻时笑起来的Magneto。我每次在手里把玩我的打火机时,就总会在大脑中把鲨鱼的嘴放在Erik先生的脸上,然后一边庆幸他不会读心一边忍笑。


 


“如虎添翼”   Erik先生曾经这么评价过我。


说实话,他的夸奖让我痴笑了一天,直到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会激起层层波澜。


我无所谓夸奖,我要的只是Magneto对pyro的赞赏。


我喜欢被他需要,希望被他需要。


但是我更需要他。


我最后一次站在他身边,那大概是我们配合最默契的一次。  我喜欢那种感觉,那种互为一体,无法分离的感觉。  能够站在他的身边,我感到荣耀。


 


火海,万磁王


最爱的人和物都在身边的感觉真不错,要是没有失控的凤凰就更好了,身体被撕碎的感觉超烂。虽然现在我已经什么也感觉不到,但是我发誓,回想起被撕碎的那一刻,我还是会觉得痛。


不过还好,现在我可以随时随地都跟在他的身边,像以前一样,敬仰他,倾慕他。


我还是可以站在他的左右。


只是不能再与他并肩作战了。


 


(电影里小火没死,这个只是我搞的BUG,死死更健康)


(三)


露( @luru露 )


CP:牌快



【露说她尽力了】


(四)


卓子( @一只卓子 )


CP:牌快


梗概:关于新年的小故事,希望一年都是甜甜的!!(我是个画手啊来写文真的好吗??)


正文:


“Remy!!!快!!!爬上来!!!”Peter拍拍身边的位置,身后的年纪较长的男人有些无奈地笑着:“Peter慢一点,别跑太快。”


Peter歪着头笑着,说:“这里景色超好看的噢!”


Remy跳上天台,在银发男孩的身边坐下。脚下,泽维尔天才学院张灯结彩。千欢说今天是中国的新年,做为亚裔的她当然要庆祝庆祝,顺便炸几个烟花看看。再加上泽维尔学院的学生们(和某些教授们)都是喜欢搞事的,他们巴不得有个节日庆祝庆祝呢!所以从早上开始整个学校就开始准备起来,Charles看着摆弄面粉准备包饺子的千欢和Ororo,正在用能力操纵着装饰物的Jean,用激光在墙上射了一个“福”字的Scott,还有不知道在干啥的Bobby(他似乎想做一个冰雕),他表示很无奈啊,对这些孩子,他只好笑笑,继而拉着Erik一起加入准备晚会的队伍中。


现在,千欢正准备放烟火,大家把晚宴摆在了学院的绿地上,而Peter带着他跑到了顶楼。Remy看着身边的少年,Peter一脸兴奋地看着地面上热闹的宴会,两条腿在空中荡啊荡。还是个孩子呢,Remy笑了一下,握住对方有些微凉的手。


Peter回头看着他,眸子间带着笑意:“开心吗!”


其实,和你一起看,我都很开心。牌皇大人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,只是笑着点头,看夜风拂过对方的银发。


“五!”楼下传来倒计时的欢呼。


“四!”身边的Peter一起加入了喊倒计时的队伍。


“三!”Remy喊了一声,顺便搂住了身边的人。


“二!”


“一!”


随着最后的倒计时,千欢把烟火送上了天,或红或绿的焰火点缀着天空,Peter开心的大叫,Remy看见他眼中盛满着星火。


“新年快乐!”下一秒他突然被Peter抱住,他笑着揉了揉男孩的银发。


“新年快乐,Cher.”


(五)


错杂( @错杂


CP:AH


正文:


又下雨了。


Hank站在实验室的窗边看着雨滴打在窗上又流下去,像眼泪一样。


“Come on,Hank!Better get going.”Raven正在催他出任务。


身边没有伞,Hank只能狼狈地冲进雨里:“I’m coming!”


雨水打湿了衣服,黏在忘记摘下的眼镜上。视线有些模糊,Hank只好摘下眼镜放在一边。


飞机后方是一如既往地调笑:“Hank今天下雨你是进水了吗?怎么开得这么慢?”


然后是一阵哄笑。


“不,不好意思。”Hank决定不和他们计较,毕竟都还只是孩子。


飞机到达了目的地,缓慢地停了下来。


“好了男孩子们,走吧。”Raven打断了他们站了起来,回过头,“Hank,你就在这里,不要乱动。”


Hank放下了起落架【是这么叫吧。。。】欢快的男孩子们冲进了雨中。


Hank觉得自己暂时可以放松了:“这应该是个简单的任务吧。。。”这么想着,靠在椅背上浅眠。


 


Hank是被对讲机吵醒的:“Hank!”Raven的声音有些焦急。


“哦怎么了Raven?”Hank拿起对讲机,揉揉眼睛。


“估测失误,我们现在被困住了。”背景是嘈杂的枪声,Hank有些担心:“Hey我就要过来了。你们在哪?”


对讲被切断,突然的安静让Hank有些方张。


Hank刚跳下飞机就被白光照射眼睛,下意识的变蓝。


他听到眼镜掉在地上的声音,但是他现在没空去理它。


他们在哪?


突然一群人围了上来:“啊Hank你还真的信了哈哈哈。。。”


Hank觉得他有一点点的迷茫。


“安静,孩子们。”听到背后熟悉的声音,Hank更加迷茫了。


一把伞撑在了他上方:“Hank,你的眼镜。”


Hank收回了野兽形态,接过眼镜:“怎么了Alex?”


“不,前面的只是个玩笑。”Alex轻轻冲他笑了,“这是真的。”


Alex就那样在他前面跪了下来:“嫁给我好吗,Hank。”


(六)


森林( @森林木×5 )


CP:贾尼


提示:这是刀子


正文: 


遗忘


时间线:奥创纪元后


【------和“”是对话的标志 -----是Tony和Friday对话的标志】


 


虫洞......无边的宇宙......庞大的外星科技......


Sir,你害怕死亡,还是害怕消失?


呼呼......Tony从喘了一口气,从梦中惊醒。


又是这个梦。


------


 


Jarvis......Jarvis You Up?


 


【无人回应】


 


Jarvis......Jarvis是谁?


 


Friday!


 


Yes,Boss。


 


Jarvis是谁?你知道吗?


 


Boss,这不是您父亲的管家的名字吗?


------


这是总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,是谁呢?


被噩梦惊醒,Tony没有睡意,起身去工作室。


------


Friday,把床单换了,都是冷汗......


 


Yes,Boss。不过我建议您在睡会,毕竟现在才5:21。


 


不了,我可不希望那个梦再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
------


给我分解图,Friday


 


3号气缸压力不够,Boss


 


记下来


------


总觉得这对话很熟悉,像是在梦里做过一样,或是以前......只是自己不记得了。


------


Friday,你有没有一种感觉,做了某种事情,好像在梦中或是曾经做过?


 


Boss,根据网上搜索的结果,有百分之......


 


好了,我知道了。


------


就知道是这样的回答。


------


Friday,You Up?


 


Yes,Boss。


------


这不是巧合......着种场景我也......很熟悉......只是Friday不该这么回答。


那该怎么回答?


怎么回答?


FOR YOU () ALWAYS?


中间应该放上什么词呢?


Boss?不是啊?


------


8点,复仇者陆续来到餐厅。


“哇哦,Tony,今天起得可真准时,哈哈。”Clint笑着。


“不必惊讶,我做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。”Tony坐在餐桌上,等着Vision和Cap做的早餐。


“Morning。”Wanda。“早,Wanda,”“早,小女巫”“早,可爱的小姑娘。”


Wanda坐下。


“早安,Wanda。”Tony冲她笑笑。


“......早啊......Stark先生......”Wanda微微一笑。


Wanda,为什么,在苦笑?似乎是......


------


午休时间


“我回实验室。”Tony绝对不会把午休浪费掉,至少他认为午休拿来睡觉是一个浪费。


------


Jarvis......太奇怪了......我明明不知道这个人,为什么会念出这个名字?


 


Friday?你知道吗?


 


知道什么?Boss?


 


......什么?我刚刚问了什么?太奇怪了。Friday,不要管那个我自己也记不住的问题,继续解决早上的问题。


 


At your service,BOSS。


------


又来!熟悉的对话......


------


够了够了......


------


够了!Wanda!把他还给我!拜托了......


 


“......对不起......您怎么发现的......”Wanda收回红魔法。


 


我不能忘记他,绝对不能,所以,请把他还给我......你为什么要这么做......


 


“是......是Jarvis告诉我的......Vision体内的Jarvis的意识马上消失了,他让我这么做的,还有大家的配合......抱歉”Wanda声音低下去。


 


......没事......我失去Jarvis,不能再失去关于他的回忆了......


------


Wanda的红魔法开始恢复记忆——


 


For You Sir ,Always.


 


The compression in cylinder3 appears to below.


 


At your service,SIR.


 


......


 


Hey,Sir,这是我给你的留言,听到这个留言,也就意味着我的计划失败了。您还记得我问您的一个问题吗?您是害怕死亡还是消失?AI不会死,因为他们没有生命,但是他们会消失,没有一丝痕迹。相信,没有我,Friday也可以很好的保护您,但是我怕您会......所以,在我还有一点意识的时候,委托Wanda这么做。如果感到悲伤,就忘记吧。我爱你,SIR。


END.


【安利一首歌 Hurts Like Hell 写BE的时候单曲循环】


(七)


雪儿 @sneh雪儿 


CP:EC


正文:


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。


Charles总是微笑着迎接每一个学生。今天是新年,x战警也不像平时忙碌。若是运气好,还能遇到来看望自己的老友。


对了,Erik很多年没回来过了。上一次看到他还是三年前的圣诞。那天大概是Charles最开心的一天,他见到了所有熟知的人。Raven——她还是像以前那样美丽,迷人。还有Hank,Raven回来以后,他终于愿意从实验室出来一小会儿,享受一段美妙的休息时光。


Bobby和John一如既往的热衷于制造水蒸气,Charles决定不去约束他们。新年总是要开心一些,只要不惹出什么大乱子。


总觉得今年与往常有些不同。依旧是所有人的回归——总有人陪他过春节,Professor X不会被冷落。但莫名的,他觉得这一切热闹的有些不真实。


“Professor,Professor?”


突然意识到熟悉的声音,最后看了一眼大笑着的孩子们,嘴角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
“yes,Logan?我真的没有想到,他们依旧愿意回来看望我这个老头子。”


Logan无言,默默往前看着面前的,x战警墓碑。


(八)


Sophie薰(  @sophie teng  )


【图要晚上才能放出来,抱歉www】


+++++++++++


至此新年KG活动联文放完啦!泽维尔天才学院众师生祝大家鸡年大吉!


新的一年也要多多支持我们!!!【鞠躬】

就真的没有人注意到 奇异博士里的妹子 “克里斯汀·帕尔默 ”是大侦探福尔摩斯里演“艾琳”的吗???

再来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