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一个森林木

啊!ALL铁!

【冬铁】墓园(联文上半部分)

联文~墓园上
“前世今生”的第一部分~

RS卿清:

女士们,先生们。我真的弧了半年,现在回来等着被砸鸡蛋bushi。
这也是我第一次联文,联的可爽了。大概有部分人也许在昨天已经看到了盾铁的那一部分,这篇,以及下半部分,@森林木×5 (在她那里)是联文的另一部分。
冬铁是前世,盾铁是今生,所以,设定是这样的。
由于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故事,历史上可能并不真实、科学、可靠,假如有懂的小伙伴,欢迎和我提出,我会改的。
我废话好多…那么,接下来放文。

糖,ooc可能,有一点和盾铁联动的刀。想要惊喜的小伙伴,请看@云岫 盾铁的最后几段。

最后@一只卓子 我们亲爱的组织者,假如客官们喜欢我们的联文,请去夸她,这样我们才能产更多。





正文:


【1842年】 “呀,Stark太太。早上好。” “你也早,Barnes夫人。”这位娴雅的夫人站在街边,装潢考究的马车候在道口,“这么早,您去市场?” “诶,您今天在公司?我丈夫的同事打了一只野鸡,晚些给您带一点儿,给小Tony补补身子。” “真是多谢Barnes夫人照料了,实在不好意思,总让他待在您家里,烦着Bucky了。” 黑发女子笑了一下,“哪里哪里,我看他们小伙子,玩得挺开心的呢。”她提了提包,“我不耽误您的时间了,我也得赶早。您慢走。”她挥挥手,笑的温柔。 马车呼啸着奔走,女人回头唤了一声自己的孩子:“Bucky,带着Tony弟弟去玩吧。” “Tony,来这里!”七岁的男孩身后跟着另一个男生,他们快活地在马车群中穿梭着,嬉笑。 “小心啊——————”女人喊着。 男孩沿着街跑着,焦糖色发色和男孩缀在黑发男孩的身后,渐渐有些跟不上了。一颗小石子,绊在后面那个男孩的脚边,他磕在石板街上,裸露的额头肉粉色,流出了鲜红的血,滴在青灰色的石板上。他疼,趴在地上不起来,想哭,但父亲从小严格的教育让他把眼眶里盐水捅进心里。 “Tony?Tony。Tony!”前头的男孩子听不到身后动静,转身急急忙忙跑到他身边。他摇晃着他的身体,附在他身侧,“Tony,你还好吗?Tony!” 男孩摇了摇头,捂着头站起来,沉默无言,大概是害怕泪水喷涌而出? Bucky紧张着看着他,看着他平安无事地站起来。他忽然一拳打在他的胸上,轻柔地。 他生气地说:“Tony,你要是出事了,我也不活了!” Tony抬头,带着疑惑和安心地看着好朋友。 【1848年】 “Tony,走吧,去学校了!”Bucky在他邻居Stark家门口站着,伸长着脖子望着Tony的身影。Maria Stark走过来,摸了摸13岁的、有了大哥哥样子的Bucky的头。 “谢谢你照顾你不省事的弟弟,Bucky。” “不用,Stark太太,Tony很乖。” 女人笑着拍拍他,提包走出去,上了马车。 “两个人中午吃得好一点啊。” Tony被管家贾维斯收拾得一身小少爷的装束,气宇不凡地走出房门,见到Bucky,他笑了一下,有些像苦笑:“妈妈,是不是又说我是不省心的孩子了?” Bucky抿着嘴巴,看着Tony,“别担心,Tony。你很省心,你很棒。”他从管家手里接过他的书包,送上了马车。 下雨了。 他们挤在混着雨味儿、人口中呼出的气体的味道和汗臭味中间,Tony觉得他浑身难受。Bucky揉揉他湿漉漉的头发,脱下自己的外套。 “穿着吧,我是哥哥。哥哥要照顾弟弟。”Bucky好像很潇洒地把衣服递给发抖着的Tony,但他好像也很冷。 Tony看着Bucky,那有担当的“哥哥”冷的缩着身子。他挤挤,挨得他近了些。两人对视笑着,这个教室的气氛多了一点点除了人体味儿和汗臭味儿之外的,奇妙的馨香。 【1854年】 “Bucky!dongdongdong…”红色的铁门外面站着一个大男孩,是焦糖色的头发,细雨中有些凌乱。“Bucky!Bucky…”他在拼命地锤着门,嘴里喊着Bucky的名字。他的声音呜咽,时而响亮,时而像是被剪断一样,支离破碎的。 嘎吱的一声,铁门打开了。一个温柔的女人的手,抚摸着他的头发,牵着他进了屋。 “节哀,可怜的小Tony。”女人把他送到壁炉旁边,搂在怀里。Tony一直在哭,13年来,第一次。 “我们听说了,Tony,我们听说了那场事故。”Bucky走过来,他的眼里是悲伤和担忧,“我们,我和妈妈,我们一直会陪着你的。” “是的,我们一直在。”Barnes夫人走进厨房,烤土豆。 “其实,没什么,不是吗?”抹去了眼泪的Tony抬起头,眼里闪亮亮的,是泪花。他抬起头,带着不屑和自负的语气,“反正,两位老人从没有对我有多好不是吗?他从来没有关心过我的生活,她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哪怕半句夸奖的话!”他剧烈地颤抖起来,两肩不受控制地振动。 “Tony…别这样,别这样…”Bucky把自己的双手按在他的肩上,轻轻地按,又重重地按,轻轻地揉。 Tony安静了一点,靠在椅子上,好像显得很渺小。 “Tony,我们会帮你的,好吗?我们会帮你的。你过来,和我们一起住,好吗?”Bucky拍拍他的背。 焦糖色的头点了点。 9月17日,Howard Stark和Maria Stark在一场意外中去世,其子17岁的Tony Stark继承Stark公司,成为年轻的负责人。 9月30日,Barnes夫人收养Tony Stark,成为其名喻上的母亲。Tony Stark离开学校,进入公司。 12月24日,在平安夜的这一天,Barnes夫人因急症去世。后来,人们总能看到一个黑发的阳光的少年,在这块红色的大铁门前,进进出出。 【1856年】 【Tony和Bucky成为了合住的室友】 “别忘记关窗户,Tony。” “中午吃的好一点,Tony。” “别喝酒了,对肝脏很不好,Tony。” … “明白了,明白了,亲爱的Bucky哥哥。”Tony穿得西装笔挺,管家贾维斯依旧住在他的附近,住在Stark家的房子里。他关上Barnes家的门,登上了马车。 他的生活过得风风光光起来。 Bucky还是原来的那样子,认认真真上着大学的课,在一个小店里当当普通的店员。他的家境平凡而普通,但他从来不会因为和“年轻有为的企业家”是从小的兄弟,而为自己得点好处。 但他任劳任怨地照顾着这位聪明但不懂生活的孩子,为他母亲的遗愿和…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。 他似乎开始格外担心着Tony在外的安危,开始对他随便找女孩的行为不满。 “Tony…你上个月的女朋友呢?我看她还不错啊。” “哦,艾米丽么?不,我早就不喜欢那小女生了,太单纯。” “嘿,Tony弟弟,你哥我单身了20年了,你就这么刺激我?你才成年半年都不到!”Bucky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儿。 “你可以追她,Bucky。”Tony懒洋洋地摊在沙发上,“我想…贾维斯那里,可能还会有一个地址。”他挑挑眉看着Bucky。 Bucky觉得心里极不舒服,好像什么堵住了。 “Please…” “什么?” “没事。” 才没有没事,Tony,你这个小混蛋。 Tony又晚归了,他和两个姑娘去了酒廊。下雪了,Bucky知道他没有带伞。他去追他了。 Tony坐在酒廊里,女孩子们簇拥在他身边。这是他新认识的两个女生。他有些不安。 他很不安。一杯一杯的酒液流进嗓子,他并不觉得喜悦或是享乐。他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。 直到他看到了门外的雪天,雪天里黑发的少年,少年手中的伞,和他头上的落满的雪。 Tony心里不是滋味儿,他有些惶恐地坐着,捏着手中的酒杯。女士们没有察觉出他的心不在焉,依然往他身上靠着,贴着。 Bucky也看到了他,颓废地坐着,身边的女士都很美丽,但自己家里那个小少爷似乎并不在乎这些美丽的人儿。 “真是太浪费了,”他想。 他胸腔里有一股冲动,推门进去,“Tony,你又没有回家吗?” Bucky走到他的身边,无视了女士们对他并不友善的眼神:“我们回去吧,Tony。下雪了。” 然后他低下头,亲了亲Tony的额头,就在他儿时摔破的地方。 他又无视了女孩儿们惊讶的眼神,拉起他的手腕,站起来,绕过欢愉的人群,走出房门。他撑开伞,走入雪中。Tony的眼神朦胧,心里也是,蒙着薄雾。 “嘿…亲爱的Bucky哥哥。”Tony拉住了他,在红铁门前,“你那个…那个…” “那个吻吗?”Bucky笑着看他,“请你收好了,Tony。”他用很轻的声音说着,“那是我的礼物,Tony。” 月色下,微醺的男孩和比他高一头的黑发男孩拥抱着。 次日,他们牵着手,走在街上。Tony捧着花店刚买的花,三束鲜红的玫瑰,染了爱一样的。 田野和森林之间,是他们的目的地。那一片墓园,白色的围墙,石碑排列地整齐。 两块同样大的石碑,靠在一起。上面写着: Howard Stark &Maria Stark 1854年9月辞世 在两块墓碑的旁边,是Tony用重金请的匠人制作的另一块儿墓碑,朴素,却显得比旁边华丽的两块漂亮———充满…爱的气息。 那是巴恩斯太太。 “妈,我们在一起了。我和Tony,”Bucky的眼泪在眼眶里,但他幸福地笑着,“我现在,可以更好地照顾他了。安睡吧…” Tony把花放在自己父母的碑前,一言不发。 Bucky走过去,缆住他的肩膀。他把手搭在他的手上。十指相扣。 “Bucky…”他哑着嗓子,“I wish…” “I know.” Tony拉着Bucky,走出了墓园。 我希望,我不会再在这里,送另一个我爱的人远行。 我知道,我们都会好好的。都会的。 一百多年后的Tony,若是有前世的记忆,若是他还记得这个时刻。他会因此落泪么?也许,那时候,这里的一切,都是一场该死的梦。 但他无需知道,也许眼下,他只需要好好的和他亲爱的巴恩斯先生,度过这一生。 无论波澜与否,他们有爱,这就够了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里是RS卿清,第一次写冬铁,假如不介意,请留下评论和红心吧,那是我们文手的动力,相信太太们都懂。

评论

热度(8)

  1. 只是一个森林木元岑目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联文~墓园上 “前世今生”的第一部分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