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一个森林木

啊!ALL铁!

墓园【冬铁】

啊!

森林回来了

在寒假的某个晚上,卓子 @一只卓子 这个坏人提议写联文,然后我这个懒癌又犯了的魔法师就真的去开脑洞了。

先感谢一下这个催更的小伙伴 @RS卿清 ~在卿清小伙伴的帮助下,终于完成啦~ mua! (*╯3╰)

【卓子居然在我陪女神的时候催更 屈服于淫威之下 还是更了(,,• ₃ •,,)还是表示感谢~】

还有  @云岫 ~帮我理清思路,指导之类的!(。・ω・。)ノ♡

第一次联文,有什么不足多指教~

嘛~这个联文是“前世今生”,“前世”冬铁,上半部分的在这:http://warning-ed.lofter.com/post/1e32cf31_e0d1533我是后半部分。

接着就是“今生”的盾铁~上半部分:http://yuluoximo.lofter.com/post/1dd1ce0f_e09c775,下半部分:http://janetj2.lofter.com/post/1e387c7f_e09e625#

啊!不知不觉唠嗑这么多了!OOC我的锅

食用愉快~

开始


1861年,南方和北方沿着两条不同的道路发展,两种经济不可协调,南北战争,也就是美国内战爆发。
-----

“少爷,Mr. Barnes已近在公司楼下了 ”Jarvis通知道。Jarvis,就是Tony家那个好管家,公司的很多订单,文件,事务,Tony几乎都是在Jarvis的帮助下完成的。不得不说,Jarvis不仅仅是一个好管家,还是一个得力的助手,在他的帮助下很大的提高了Tony的工作效率。
“Bucky?叫他上来吧。”Tony坐在椅子上,看着窗外的余晖,轻快的转了一圈,处理好事务就是轻松。
“Hi,Tony,今天过得怎么样?” Bucky推开门,冲Tony笑笑,“有Jarvis的帮助,工作应该很轻松吧!”走向前,看着座椅上的那个小个子男人。
“Jar的确是一个好助手,但我可没因此偷懒,那些重要的文件还是我要去看看的!”Tony撇撇嘴,又笑起来,“下班时间,我们回去吧,今天的夕阳很好……有点像之前那次一一整个天空大致是灰白色的,然后是粉红,橘色……变浅……变浅……消失在天际线处……”Tony望着窗外,看到出神。 Barnes也往窗外看……透过薄薄的一层纱窗,透过通透的玻璃窗户一一无边的灰色,白色……延伸出去……粉红……橘色……浅下来……消失……真像那个傍晚……

那个傍晚:这对小情侣漫步在大街上,穿过小巷,钻出公园,绕过商店。
“Bucky!夕阳!”Tony手指了指天空,拉了拉Bucky的衣袖
“嗯……真好看。”Bucky顺着Tony手指的方向望去,回头看这Tony,夕阳的所剩的光芒洒在他的脸上,漂亮的大眼睛里倒映着斑斓的晚霞,手默默拉紧,生怕边上的人随时逃掉,转瞬即逝,自己又抓不住。
“你在看我?”Tony突然回头,笑嘻嘻的望着Bucky。
“呃……Well……没……”猝防不及的回头,Tony的眼神与Bucky对视,Bucky语无伦次。
“得了吧!我知道你在看我!不然,手上的力度为什么会加大?”Tony又笑了,手上的力度也加大了,另一只手扶住Bucky的肩膀,踮起脚尖,在对方的嘴唇上轻轻一吻。
黄昏下,两人的影子被无限拉长……

“回去吃什么啊……”Tony拉着Barnes的手晃着,脚步轻快,仿佛随时都会跳起来。
“你想吃什么?” Bucky问,拉紧了手,就像拽气球,怕Tony飞走。
“我?都可以……只要蔬菜少点……披萨怎么样?嗯?”
“好……”
黄昏将影子拉长。

 

“Tony,我有件事要告诉你。” Bucky坐在餐桌前,看着对面吃着披萨的Tony。
“嗯哼?”Tony咀嚼着披萨,发出两声,看看披萨,“你不吃吗?做的很好吃……”
“……我去参军了。” Bucky回答。
“唔……唔……参军?”Tony囫囵的吞下披萨,“你去参军了?”
“嗯……你的生活起居我不担心,Jarvis是个好管家,肯定会安排好的……” Bucky话还未讲完,Tony就打断了,“为什么?为什么参军……”
“内战了……而且你有你的工作,我想……呃……我也需要工作啊……” Bucky一直低头看着盘子。
“可是战争很危险……万一……”Tony皱眉,“我不想一个人!再也不想一个人!再也不……”
“不会的……我怎么会丢下你……” Bucky 慌张的解释道。
“我……真怕出意外……”Tony担忧着。
“你就是我的动力,我才不会去当炮灰的Tony,你一定要等我回来。” Bucky笑着,揉了揉Tony的头。

晚饭后,两人挤在一张沙发上。
“Bucky,那个听起来真危险......”Tony缩在Bucky身上,蹭蹭Bucky的下巴。Bucky揉揉毛茸茸的头发,将手环在Tony身边:“是我去参军,你害怕什么?”
“我?我害怕失去你。”Tony垂下眼,把头靠在Bucky怀里,“真的超怕。”
“我保证,毫发无损的回来,我说话算话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Bucky浅浅的笑了。他怀里的人听见,也笑了:“明明笑起来这么好看,为什么总是板着脸呢......”Tony嘟囔着,睡意蒙上心头。

接下去的几周,接连不断的战争,Tony在公司里办完公务就会去关注军事新闻。
“少爷也开始关注军事新闻了呢。”Jarvis边整理文件,边调侃。
“战争……唉……,我这是担心Bucky……我……”Tony趴在桌上,翻阅最新的消息,“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结束……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……对了!Jar我可以写信!这样就知道他的情况了!而不是干等着!可是我不知道地址……还是等他回来吧……他肯定能回来的……肯定。”

战争和炮火,硝烟弥漫,每天都弥漫着死亡的味道。
天气渐渐转暖,时间过去已久伴侣至今未归,让Tony开始不安了。
“他答应我会回来的……”Tony在最后的一份文件上签完字,终于忍不住喃喃自语。
落日下,只有Tony一个人徘徊在大街上。
晚饭结束后,无所事事,Tony蜷缩在沙发上,对着墙壁发呆。
“少爷, Barnes先生什么时候对你撒谎过?放心吧…… ”Jarvis泡了杯茶给Tony,“要注意身体啊,最近的疾病在肆虐各地的人,我们这条街上的好几家都被感染了……要小心点。”
……

没有炮火的那个晚上,特别安静,每个人都睡得特别安稳,偶尔有几声剧烈的咳嗽声。
Tony翻个,从床上坐起来,披了件外套,蹑手蹑脚的出去了。
推开红色的,生锈的铁门,一个身影飘了出去。
如果给Jarvis发现了,就说是去散散步。
夜晚的道路上只有微弱的,淡淡的路灯的灯光,它将深黑色是天空映衬的格外恐怖。又是重重的咳嗽声。
“死亡的颜色……”Tony抬头喃喃低语,“和Bucky在天台上看星星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。”
寒风刮过,即使现在的转暖的天气,Tony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快步回家。
铁门“咯吱”一声,关上了。

躺在床上,好好休息。
喷嚏声……我感冒了?这么快……还是Bucky想我了?

或许真的是Bucky在想他,某个周末,Tony瘫坐在沙发上,一边看报纸,一边吃着曲奇,门口的大铁门吱呀呀的被推开。
“Jar,有客人来了!”Tony大声说着,又吃了一块曲奇。
“客人?我应该不算吧……”木门被钥匙打开。Tony艰难的回头,惊呼:“Jar!Bucky!是Bucky!Bucky回来了!”说着跳向Bucky。
“Tony……”Bucky赶紧扔下东西接住了他。Tony啃了一口Bucky的嘴唇:“想你了……不过……话说你后面的那个人是谁啊……”低声耳语。
Bucky放下Tony,介绍:“Steve,Steve Rogers。他是我的长官,战场上,他帮助我了很多。 ”Tony笑着伸出手:“ Rogers先生,很高兴认识你。 ”Steve舔舔嘴唇,这就是 Barnes特别在意的人啊。说着,把手套摘下,握了握手:“ Barnes常常在战场上提起你,我也有听说过一些你的事情,嗯……你的公司,很著名。”Tony睁大眼睛:“哦,谢谢……嗯……也谢谢你照顾Bucky。”Steve摇头:“没事。”
“留下来吃饭?”
“不了,我还要回去,有些事要处理。先走了。”
“唔……慢走。”
“嗯,再见。”
“拜。”

 

“你看起来特别高兴。”Bucky说,看着坐在餐桌前的 Tony。
“因为你回来了,平时都只要我和Jar两个人呆在家里。”Tony笑嘻嘻的。
“我在军队里也很想你。”Bucky说。
“我也是,也很想念你……你什么时候走?”Tony问,棕色的眼睛盯着Bucky。
“走?”Bucky犹豫了一下:“下周……战争越来越剧烈……”
“嗯,我知道,我有关注新闻。”Tony垂下眼,开始玩弄叉子,“虽然有点舍不得……但是我会等你!我可以写信,记得回哦……战争结束后……我们搬到一个大一点的地方吧……纽约……”
“好。”Bucky点点头。

夜晚,静谧的深夜里响着几声沉闷的炮鸣,总有几家人会传来剧烈的咳嗽,好像要把肺给咳出来。
“好久没有这么安心了……咳咳……”Tony抱着Bucky。
“你感冒了?” Bucky意识到Tony在咳嗽。
“没吧……刚刚抖被子的时候把灰尘吸进去了吧。”Tony抱紧Bucky。
“真的?” Bucky质问。
“呃……Well……有可能感冒了吧……前几周睡不着就去大街上溜达溜达了……”
“前几周?不去看医生吗?没去?”
“后来好了……就没去……”
“真是的……注意身体Tony。” Bucky搂紧了怀里的小家伙,“快睡吧……”
“嗯……”
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。

 

一周后,Bucky回到军队里。临走之前,Tony叮嘱:“我会写信给你,注意查收,别忘了回信 ”说完紧紧的抱住Bucky,轻轻的亲吻他的嘴唇,“我等你。”

每日的工作。
每日的战斗。
隔几天Tony会寄出信和一些钱。
隔几天Bucky会收到信和一些钱。
Tony也会收到回信,上面写着Barnes寄。
Bucky也会寄信,上面写着Stark收。
Tony的字体永远是那么自信,或是有些……张狂……但是又不会很凌乱,饱含期待。
Bucky的字体永远是那么有力,或许是在战场上待久了,有力的字体里透着一丝温柔。

“咳咳……Jar……把刚刚的那份文件给我看看……”Tony伸出手。
“少爷?你好像……生病了……”Jarvis把文件递给Tony,走上前,摸了摸Tony的额头。
“真是的,只是个咳嗽,怕什么……咳咳……为什么一说到生病,第一反应就是摸额头看看是否发烧……”Tony笑嘻嘻的吐槽,随后又小小的咳嗽了一下。
“我去叫个大夫。”Jarvis放下手,准备出去,被Tony叫住:“叫上面大夫……我最讨厌医生和药了,还有浓郁的酒精味……咳……”Jarvis愣住:“真的不用大夫吗?我去给你买点药。”
“不用不用,去买点咖啡倒是可以”Tony翻阅文件。
“都这样了还喝咖啡……”Jarvis摇摇头,倒了杯水,放在Tony面前。

 

“ Barnes?看什么呢?笑的这么开心? ”Steve问。
“也没什么,Tony的信,收到了。”Bucky脸上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,晃动这干净,雪白的信纸,“上次我问他家附近有什么变化,他告诉我附近开了一家蛋糕店,李子派做得不错。”
哦, Barnes在意的那个小家伙啊……眼睛很好看……棕色的……Steve忍不住想。
“好好休息,争取早点结束这该死的战争,下个月如果军情有所缓和,你可以回家看Tony……嗯……可爱……”Steve建议。
“太棒了!”Bucky将信小心叠好,放在上衣口袋。

天气逐渐升温,初夏,万物生机之时。
Tony好像做了个梦……
低热……Bucky回来了……结束了该死的战争……一切和平……盗汗……Jar给我们做了一顿大餐……我还在捣乱……乏力……我把Bucky的回信取出来……Bucky把我的回信取出来……交换着……头晕……这次去公园里看黄昏……血腥味……打算半夜三更醒来……和Bucky偷偷的溜到大街上……只要Jar不会发现……街上没有一个人……散步…… 咯血……搬到纽约……有一栋大高楼……咳咳……不想了……回信!

“怎么?又收到信了?”Steve笑了。
“对啊,每次都很准时。”Bucky温柔的拆开信封,雪白的信纸上,躺着熟悉的字体:
Hi,Bucky。
公园里的一些花开了,等你回来,还有,上次你问的李子派订做的问题,我帮你问了,老板是个可爱的老太太,李子派可以定做,如果你想订多大就多大,只要你吃得下……
……
别忘了回信,爱你。
“就是一些琐碎家常,我经常问他问题,Tony也总会很认真的回复我……”Bucky放好信,“我回上面呢?注意身体?乖乖的?”
“我看你之前几乎是这么写的……噗嗤……”Steve笑了一下,“对了……你之前不是说要搬去纽约?你可以问问他关于纽约房子之类的问题,当然,这只是一个建议。”
“好建议。”Bucky马上起身动笔写信。去纽约住……真是期待啊。

一个月后,夏季最旺盛的时候,Bucky开始焦虑,心神不宁,恍恍惚惚的。
“怎么?状态不佳啊……关于Tony吧!”Steve找到Bucky,问。
“一个月了,收不到信……是不是出事了……”Bucky思考。
“信丢了?或是Tony太忙了?最近有消息说SI业绩下滑了,公司里事有点多……”
“可是Tony一般都很准时……”
“Stark是个大忙人啊,那么小就接管公司,别瞎担心。”
“……嗯……”

Bucky收到信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。
军营里吵吵闹闹的,自由的时间,聊天打牌。
“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?”
“结束?估计还早。”
“诶,那个SI最近怎么了?”
“怎么了?”
“业绩下滑。”
“听说内部的人员出了点事。好像还是很重要的人。”
“打牌打牌!”
“赌吗?”
……
Bucky收到2封信。Jarvis也写了一封给Bucky:

Barnes先生
最近公司里的事情很多,少爷嘱咐我帮忙寄的信寄晚上,非常抱歉……
……
我们这里一切安好,保重
Jarvis

Jarvis优雅的字体里含有一丝着急。
“Tony那边没事就好……”Bucky自语,拆开Tony的信:

Hey,Bucky!
公司这边一切OK,没什么能难倒无所不能的Stark!等你回来吃派……
Jar又逼我按时睡觉了,可是我很清醒,睡不着……
晚上偷偷的去看星星了,偶尔有几声炮鸣……
我做梦了,梦见你了,你回来了,我们在街上散步,在家里做饭,追逐落日……我的梦里,主角永远是你……
……
永远爱你
Tony

没有去了解纽约的房子吗?大概是太忙了吧。Bucky想,去找纸和笔。
Tony?你那里还好吗?最近军情有所缓和,下个月我回来看你,我回来后,我就可以和你一起,做你想做的事……

又是等待……
月末,军情没有缓和,原本渐渐安宁下来的大地又跌入战争中……
无限的战争中……

“Jar?”Tony的眼睛半睁半闭,好像要睡着了一样。
“在的……少爷……”Jarvis说,温柔的语气里流露出一丝悲伤。
“你的回答总是那么及时……你的语气听起来很悲伤?你也担心他吗?Bucky?”Tony望着窗外,炮火将漆黑的午夜点亮。
“是……是啊……”Jarvis在黑夜中疲惫而又无奈的苦笑了一下。
“我开始想他了……Bucky什么时候回来……明天我要写信给他……写很多很多……”Tony喃喃细语。
“好的少爷,好好休息。你看起来已经很困了。”Jarvis轻拂Tony的脸,“祝好梦”

持续不断的战争,大家好像都麻木了,待在战场上,什么都能玩,什么都能笑,什么都能成为梗……对战争结束的期望也越来越小,每天聊天,打牌,偶尔看看报纸。
“结束了又能怎样,又要找工作呗。”
“依旧是普通的日子。”
“没什么值得期待的。”
“似乎战场更令人兴奋!”
“打打闹闹,开开枪,多有意思!”
“有报纸!”
“怎么?又有新消息了?”
“经济恢复……”
“SI业绩上升。”
“听说那里的大人物出事了。”
“之前一直帮他的人上位了。”
“仅仅只是听说而已!”
“打牌!”
“为什么不呢?”
……吵杂……
Bucky每天都抱有期待,战争快点结束,世界和平,Tony……
接着是回信和收信。

 

Tony
希望战争早点结束,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你,每天的日常都太过平淡了,你那边还好吗?乖乖的听Jarvis的,我会回来的……
……
永远爱你
Bucky

信寄出去后,几周后,Bucky收到了Tony的回信:
Bucky
收到你的信了,真是特别高兴,这说明你还好好的。今天和Jar吃了一些曲奇饼,是的,是公园附近的那家店里的,我和你常去,但是他要关门了……我等你回来,注意身体……
……
Tony

Bucky每次收信都很高兴,因为信封上写着自己所爱的人的名字,信里又是熟悉的字体,和特色的香味,似乎是办公室里沉木的味道。但是Bucky又觉得很奇怪,Tony为什么不回答信里的问题。
相信我,我会回来的。
Bucky在信纸上流畅的写出署名,小心的叠好信纸,放进信封里。
我会回来的!

步入寒秋,万物凋零。
Bucky收到信了,信上的字体依旧熟悉,但信纸开始不太一样了,有一股……淡淡的霉味,失去了沉木的味道了。
信纸有点发黄,信封上也有点棕色的斑点。
被雨水打湿了?
秋日中旬,Bucky给家里回了一封信,他这个月结束会回来。
1963年,9月北军攻克查塔努加,10月初,在Steve的帮助下,Bucky回去了。
回家的路途短暂又漫长。
炮火将附近的稻田,村庄毁得面目全非。还好城市没有什么巨变。

红色的,生锈的铁门,咯吱一声被推开。昏暗的下午,压抑着Bucky的心。
开了锁,推开门,无人在家。
下午,Tony和Jarvis应该在公司里。
到了公司,直奔办公楼,推开木门。
“Tony!”Bucku掩盖不住喜悦,下一秒,他看见Jarvis诧异的抬头,而且Jarvis还坐在原本是Tony的位置上翻阅文件。

 

“Jarvis?Tony呢?”Bucky问。

“少爷生病了,在家休息呢。”Jarvis恭敬的回答,低头整理文件,“回来了,一个大惊喜......”

“别骗我,Jarvis。”Bucky打断Jarvis的话,“Tony不在家!他在哪!”Jarvis没说话,继续整理文件。

气氛凝固起来。

“Barnes先生?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,要不要喝点水,或是去买个李子派?”Jarvis没有抬头。

“Tony去哪了!”Bucky捏紧了手,问。

“那家李子派不错,Tony写的信里应该有提到。”Jarvis起身,倒了杯水给Bucky。

“Tony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 

夕阳欲坠,Jarvis和Bucky一路沉默着。

生锈的门,沉棕色的窗,米驼色的窗帘......一切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。

 

“Barnes先生,我有东西给你。”Jarvis叫Bucky过去,“准确的说,这也不是我的东西。”

熟悉的字体。

是封信,信封上有斑点,信纸已经泛黄发脆,有一股潮味。

 

Hi,Bucky

这里是Tony,对,不知道你能不能收到这封信,我倒是有点不希望你收到。因为,你收到这封信后,嗯......你知道的,这代表什么的。这是唯一一封没有写地址的信。

该放下了,Bucky,毕竟,生活还是要继续的。嗯......我会永远爱着你,这点是毋庸置疑的。

.......

空气凝固,好想有一双无形的巨手掐住Bucky的脖子,疼痛,窒息......

“少爷......春天就得了......肺结核......不去治疗......不愿意去......”Jarvis的话在Bucky的脑海里断断续续的......

 

不到一周,Bucky就回去了。

 

即将入冬。

你的灵魂环绕着我,伴我左右。

你希望我放下,但是我更愿意随你而去。

战场上。

眼睑微敛,仿佛置身于天堂,总是希望与你在一起。

在彼岸等候我吧Tony,不用多久的。

我无法解脱......真的......

 

......

 

什么?

 

“Bucky!走开!快!”

黑色的物体急速坠落。

Bucky没有躲开,张开怀抱,迎接。

等等我,Tony,我来了。


鲜血将黄昏点燃,渲染了整片天空。


END.

安利歌曲时间:Lana Del Rey的Dark Paradise。

码文的时候单曲循坏。


OK 谢谢看到这里~小天使~

评论(6)

热度(10)